您的位置: 主页 > X元生活 >在老寮,感受南江老街溪畔的那份岁月静好 >

在老寮,感受南江老街溪畔的那份岁月静好


2020-06-27


「耕山农创」由苗栗青年邱星崴回乡所创办。邱星崴是苗栗南庄附近大南埔人,由于见自己的家乡人口外移严重,农村产业逐渐凋零,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青年一起回到南庄这个地方,创办耕山农创,希望能在这片土地创造新产业,开发出农村的在地新产值。

老寮背包空间(以下简称老寮)是耕山农创下的子品牌之一。老,意即过去的;寮,指寮社,也就是暂居的地方。这里希望可以提供给旅行者一个不华丽、朴实简单地,入山暂居的所在。2014年的打工换宿活动,让老寮在环岛的背包客之间小有名气。我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天气来到老寮,準备在这里住一个晚上,有机会的话,也许能让我体验到一点点打工换宿的生活。

我到老寮的这一天,是皮子在照顾老寮。她一个人在客厅hold全场,扮演着女主人角色。她时而回答我的问题,时而招呼客人,客厅里还有其他背包客,她时不时也去参与他们的话题、让大家彼此认识,整个客厅被她弄得气氛很是热络。

这个客厅的背包客来自不同的地方,大家来到这里各取所需。有的人正值人生的gap year,有人想暂时离开现实生活的压力,有人顺着自己流浪的性格来到这里。而今天的我,是来看看这里找到什幺故事。

老寮的发展历程一开始就充满了年轻人的活力色彩。2014年,皮子、亚璇、邱星崴等人在苗栗大南埔——邱星崴大学时期的田野地、也就是邱的家乡——一伙人想整理出一栋透天厝,作为农村青创的事业基地。由于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所以上网路徵求了打工或专长换宿,来帮忙整理,一时吸引了许多想体验农村生活的年轻人来到大南埔和南庄地区。

这些来帮忙的人们,和老寮的大家一起探索着农村各种不同元素,重新建构了人们对农村的印象。在老寮的Facebook粉丝页,可以看到那个时期的纪录:年轻人穿着四处蒐来的阿公阿嬷衣服「古着外拍」,试图找出久为世人忽略的农村风情。网路上现在都能找到那时参与换宿年轻人的影片,说着他们如何藉由专长换宿,比如会摄影、会影像处理等等。到大南埔及南庄地区体会到了从未想像过的农村,明白农村也可能是年轻人的一种生活选项。

皮子说:

在老寮,感受南江老街溪畔的那份岁月静好
张贴在老寮客厅的在地地图。

来到老寮,玩法是这样的:首先在老寮卸下行李后,到客厅来听听大家聊些什幺。如果你是外向的人,也许会很快就能揪到几个人,和你一起到附近的芳山农吧喝一杯;如果你是个性内向的,那幺你也会藉由客厅的地图以及皮子的介绍,找到附近你中意的一日游路径;或你会直接被那些外向的新朋友揪出门,被他们领着在附近趴趴走。

又另一种玩法是,你已经组了一个十人以上的团体,準备要来老寮感受一下南庄的点滴。老寮的旅游活动都在工作人员的脑子里,皮子会在你打电话来预约时,告诉你这个时节来到南庄,有什幺活动可以安排。

老寮安排的旅游活动分成三种:节气、庆典、以及野外活动。

节气的行程与农事体验有关,例如七月是稻子收割的时节,也许这个时间点能让你和朋友们去找附近的老农帮忙收成相关的农事。庆典的部分,主要是南庄地区赛夏、泰雅和客家族群的庆典,如两年一小祭、五年一大祭的赛夏矮灵祭;泰雅族的部落跨年;客家人的收冬祭,看着人们祈天祈雨。至于野外活动,则是耕山农创的工作人员与在地老嚮导们,带着你去附近郊外健行走走,或是去挑战南庄附近风景秀丽的中级山——加里山。

无论你怎幺玩、参加什幺活动,晚上回到老寮,你都能感受到南江老街溪畔的那份岁月静好。

第二天,在结束了两小时疯狂拆洗无数被单枕头套之后,皮子带着我进入了大南埔山林踏查的路线,那是老寮小旅行「山神领军」的路线,也是以邱星崴田调资料设计的老寮主推行程。

大南埔主要是南富、员山两个村落构成,皮子如数家珍地告诉我,这间国小发生了什幺事、这座山有着什幺样的传说。中间夹杂了一些地方派系的利益争夺议题,例如哪间庙的主委掌控了地方资源,如何藉由砍了棵大树来「立威」,以及二二八时这里发生的惨案,「这些严肃的历史你们都会跟客人说吗?」我问。

皮子说:

老寮推广的众多活动行程,均是建立在耕山农创负责人邱星崴的田野调查基础上。如果就田野调查的资料来做导览,和客人的需求会有所隔阂。

皮子说:

皮子和亚璇在老寮的经营中,所扮演的功能之一,就是从邱星崴的田野成果里,找出能推展为观光行程的元素,进行协调整合,规划成小旅行的产品。并且持续进行田野调查,以反证、充实邱星崴之前既有的田野调查内容。

皮子表示,她认为这是经营体验行程必要的过程。

老寮的小刊物《拾誌》,就是耕山农创在这个地区田野调查的定期成果报告。藉由《拾誌》的採访,工作人员蒐集新的、或之前未注意到的产业素材,挑出有潜力的做成小旅行,藉由上述的整合规划后,推出行程,让老寮的客人来体验感受,藉由客人的回馈,来测试市场。

例如甜柿的体验行程。从田野调查的资料里,皮子和亚璇注意到了南庄附近有出产甜柿,很能代表客家山村的特色。由于之前田野调查累积的人脉,他们能找出哪位老农可以合作,皮子和亚璇便架构出甜柿导览的内容,协助老农作导览的提纲。

由于客人多半从城市来,与在地导游——例如大南埔导览中的老矿工、甜柿合作的老农——有时会有沟通上的隔阂,也并不是每一位合作的在地导游都有能力进行丰富的导览行程,进行过程中时常有牛头不对马嘴、客人无法适应的情况。

所以在小旅行过程中,皮子和亚璇必须扮演引路人的角色,亦即作为客人与在地导游之间的桥樑。例如老人家一时高兴,可能会没来由地说一句:「啊你好可爱!」有时令初来乍到的客人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此时引路人的功能就得以发挥了:

此外,小旅行的设计,也很重视客人的属性。老寮并没有将小旅行做成目录放在网路上供大家选择,而是将小旅行的若干主导权放在工作人员手上。来访的人,比较像是来理解这个地方,除了参加野外属性的行程(如登山)是客人主动报名参与外,来到这里玩些什幺,主要还是靠皮子和亚璇依各项条件来推荐。

皮子会先了解客人的属性,比如是否均是女性、对烹饪有兴趣?是否有丰富接触小朋友的经验?再从过去曾经规划过的行程里,抽出合适的元素,客製化来团客人的行程。

比如桂竹笋的体验,也许这次来的客人比较想接触烹饪,那就会主要安排客人体验处理食材与烹饪,再加上一点点去挖桂竹笋的行程。活动规划上,也会很重视客人在地活动的参与,比如矮灵祭结束后,请客人留下来捡垃圾,在这样的过程中,除了使客人能透过劳动对这块土地多一份认同外,也能让在地人感受到老寮客群的品质,增加日后合作的机会。

最后,耕山农创的青年们想推广的主要目标并不只是小旅行,还有在地产业。耕山农创藉由老寮背包空间的小旅行,以一种兼具深度与商业的姿态,带领访客认识农村,最后乐于携回伴手礼,他们希望藉由销售伴手礼的方式,维持地方生产,以带动整个产业链,而这正是耕山农创青年团队的愿景目标。

结束了一天採访暨换宿体验的行程,回到老寮,认识了两个投宿的新朋友。彼此交换了旅行的见闻后,这次我熟门熟路地,带着新朋友到芳山农吧去喝了小酒。回程时皮子传来简讯,说她在农创店忙完不会再回老寮,我和新朋友逕自摸索着拉上了老寮的铁门,听着南江老街外逐渐静寂的蝉鸣。

无论创业的年轻人在此扰动了什幺事情,到了夜晚,时间都像静止一样,一样的溪流,一样的蝉鸣,不一样的总是太阳出来之后,阳光底下闪着希望眼神的人们。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赌版下载|全景化的生活服务|了解本地民生|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必发365手机客户端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线上正规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