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C屯生活 >凝视荒芜:《生命之诗》是一首用死亡谱写出的诗歌 >

凝视荒芜:《生命之诗》是一首用死亡谱写出的诗歌


2020-06-19


凝视荒芜:《生命之诗》是一首用死亡谱写出的诗歌

  《生命之诗》片名直翻的话,就是「诗」。《生命之诗》最初的画面,在汩汩的水流声中漂来一具浮尸,萤幕上斗大出现整部电影的标题:「诗」。「诗」与尸体画面上叠合,是诗歌与死亡/衰亡之间紧密关联的暗示。

  《生命之诗》讲述一个老妇人美子,她被确诊罹患失智症,同时她正刚开始学习如何写诗。有一天,美子被通知她独立抚养的外孙在学校与其他的同学一同性侵一位女同学导致这位女同学自杀,而这位女同学,正是在电影开头的浮尸。

  从电影的开头,女尸和美子的关係就暧昧难解,当漂流女尸的画面下一幕切换到美子时,在观者的心中,或许略过一丝的假想,这个女尸是不是就是未来的这位老妇?但当美子从医院出来后,她和一辆救护车擦身而过,在她背后出现的是那位女童母亲的哭嚎,我们才知道,那个女尸并不是老妇。

凝视荒芜:《生命之诗》是一首用死亡谱写出的诗歌

  在「具象」的层面上,女尸和美子在此刻被切割成两个不同的个体,但是在「抽象」的层面上来看,美子所罹患的疾病仍是代表着死亡/衰亡命运的笼罩与必然,尔后当她发现自己的孙子就是害死这位女童的兇手之一时,两个人的命运上的交织就更引人联想。

  这是导演运用技巧性的安排让这样的交织若隐若现,这样的安排更贯串在整部片中导演所呈现出美子的行为表现上。美子的做法究竟是刻意的?还是因为失智而伴随而来无意?美子是刻意要设个局给她服务的病患以为了筹钱?美子是刻意假装不认识女童的母亲而顾左右而言他?美子是刻意拿走女童的照片放在孙子面前为了引发他的罪恶感?是美子去报的警?是美子故意让女儿在孙子被逮捕的隔天到家里来扑空?这些疑问不断地伴随着观看的过程,不断进入观众的心中。

  美子的寡言,让上述行为背后的动机更难参透,又仿若她已经逐渐沉入失智与死亡的阴影当中,可是她行为代表的意义却越来越清朗。诗歌课的第一堂,老师说在学期结束时,要完成一首诗,从美子开始学习写诗的那一天起,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诗歌该如何写,老师说要好好的看,她张大眼睛看着身边的所有事物,纪录下所有的感受,在这些感受是否也交杂着那位与她命运交织的女童所带给他的冲击?她好好的看,她看出了什幺?她写不出来,是因为她没有从周遭环境中「看」出什幺,还是因为她无法从交织在她身上的「困境」中「看」出什幺?从最表层「失智」的安排来看,在语词的匮乏的状态下,诗真的可能存在?但更深一层来看,在死亡而且是善良人无辜遭祸的苦难的阴影底下,诗真的可能存在吗?

凝视荒芜:《生命之诗》是一首用死亡谱写出的诗歌

  「诗歌应该是要歌咏美好的。」美子对着诗歌朗诵会的那位刑警这样说,可是在这样死亡、罪恶的泥泞中,长得出诗歌之花吗?在诗歌课的最后一天,没有一个人写出诗来:就算努力看,就算倾尽所有教授,就真的写得出诗吗?就真的有人会在意写诗这件事吗?美子在讲台上留下她唯一也是最后的一首诗,并留下一束鲜花,这个鲜花是她留下来的美,也是祭弔她的死。诗歌朗诵的声音由美子的过渡到女童,镜头带出女童最后一程的风景──那些也正是美子在想诗歌时经过的景色(又再一次出现,美子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美子的诗歌仿若在道出女童的心声,而美子究竟跑去哪呢?在最后一幕汩汩的流水中,美子是否也真的走上和女童一样死亡的命运?

  诗歌课的开始与结束,是美子和死亡的阴影从交织到结束的时段,这首诗正是走向死亡(失智,或是走向和女童一样的命运)每一课的美子谱写出的生命之诗。诗消亡了,诗出现了。教诗歌同时作为诗人的老师说道:「诗已经正逐渐走向消亡」。这是导演的反命题?还是导演的正命题?还是正言若反?这是一位失智老人一切无谓的举动?还是一位有意为之的意志刻意的策划?还是失去什幺和看到什幺从来不是互斥的命题?是死亡让诗无法被书写,还是只有建立在凝视死亡的阴影,意义的绝对匮乏下,那个若隐若现乍现出来的,才是真正诗歌的灵光?

电影资讯

《生命之诗》(시)-李沧东,2010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赌版下载|全景化的生活服务|了解本地民生|网站地图 申博官赌场 申博138sunbet真人